返回联盟首页|共产党员网
首页>要闻动态>工作动态

扶贫 | 北岭村驻村“第一书记”李海洪: 为村民谋福利 做致富带头人

【字体: 打印
2018-07-26 15:59
正值盛夏时节,从崖州学宫西侧沿路向北行驶,道路两侧是一望无际的万亩田洋,新割的稻田里,鸭子在其间翻腾着,越往北地势越高……崖州区北岭村距离区中心约13公里。北岭村共有8个自然村11个村小组,3900名村民,2000多亩水田,这是个典型黎族村庄,以发展传统种植业为主,冬季瓜菜、芒果、槟榔、香蕉是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

李海洪(右一)在北岭郎典村黄成荣的家里,了解他的家庭情况

黄珍    摄

 

李海洪是从市残联抽到北岭村的驻村“第一书记”。今年5月20日,他到村的第一天就投入到村里的抗旱工作,顶着酷暑烈日打井、拉管、接管……一周后,农业灌溉恢复供水,千余亩农田得以灌溉。“书记,我家里的丝瓜苗干死了,怎么脱贫啊?”这句话至今深深扎进李海洪的心里,这也让他认识到,缺水干旱是北岭村农业生产的最大障碍。

 

每年3月至6月,如果下雨量少,村里都要组织村干部、村民抗旱。“拉管引水只能解决暂时的困难,只有修建水利设施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北岭村缺水干旱的问题。”李海洪说,作为驻村“第一书记”,他多次与区委、区政府、水务部门协调,力争解决北岭村长期缺水干旱的局面。值得一提的是,北岭村正准备改建乌岸坝水库,以缓解旱情,目前扶贫资金已经到位。

 

今年6月中旬,由30多人组成的北岭村脱贫攻坚中队成立,李海洪担任副队长,他们走村巷、下农田,与帮扶对象以心换心沟通交流,为推进北岭村脱贫工作全力以赴。对于李海洪而言,入户走访是每天的工作之一,入户走访作为贫困户的精准识别、精准管理、精准帮扶和精准退出的重要依据,更是了解民情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

 

在开展漏评错退的排查工作中,李海洪发现坝后村小组吉永泽家里比较贫困,在进一步入户走访了解中,发现吉永泽爱人黄玉兰躺在床上,不能下地,李海洪凭经验判断她疑似残疾人,但是残疾证办理必须经过市人民医院的鉴定和市残联的审批,黄玉兰长期卧床,不能乘坐公交车,家里也无力租车护送其到医院鉴定。李海洪联系上了市人民医院专门负责肢体残疾鉴定工作的王佳斌医生,恳请其上门服务。通过特事特办,依规为黄玉兰快速办理了残疾证,这个家庭就可以领取残疾人补贴,解决了家里长期护理费用支出的困难。

 

黄成荣是郎典村村民,2014年,他被诊断患上肺结核包积水,2017年他又被发现患上心脏病,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在妻子高玉花身上,2017年12月这个家庭被纳入贫困户。为了帮助这个家庭,村里为高玉花安排公益岗位,让她可以就近照顾家里。李海洪经常入户走访,了解这个家庭的困难情况。据了解,北岭村63名贫困户被安排到保洁员、田洋管理员、护林员、河道管理员等公益岗位,实现在家门口就业。

 

在李海洪看来,要解决北岭村发展的难题,另外一个关键点在于壮大村集体经济,通过“村委会+贫困户”入股分红的形式,扩大北岭村黑山羊生态养殖专业合作社,扩大养殖规模,至少能带动30人就业,实现贫困户稳定收入。同时,在羊舍上利用光伏发电出售电力,也能产生稳定利润。在此基础上,发展田园农家乐、农村生态游、黎族打柴舞展示等旅游资源,促进村民增产增收。

 


 


记者对话李海洪:

“扶智”+“扶志”引导农户主动脱贫

三亚日报记者:在北岭村驻村扶贫工作的重点有哪些?

 

首先,干旱缺水是北岭村面临的最主要问题之一,希望下一步乌岸坝水库修建完成后,能进一步改善村民农业种植的环境。其次,村民还是不同程度存在“等、靠、要”的思想,我们驻村工作队与责任帮扶人、村两委班子入户走访工作,除了政策宣传外,一直致力于农户思想的引导工作,通过“扶智”+“扶志”,引导农户积极主动脱贫。最后,我在扶贫中发现,北岭村外出务工人员很少,我觉得以后如果有条件,还是应该组织村民看看外面的世界。

 

三亚日报记者:农村扶贫工作复杂性体现在哪里?

 

农村扶贫工作可以说是千头万绪,各个贫困户的家庭情况也不同,千差万别,只有深入了解、对症下药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此外,扶贫政策性很强,条条框框做起来很复杂。例如为贫困户危房改造的标准,是按人头计算面积,1人户20―30平方米,2人户30―40平方米……工作要求很严很细;又如贫困户的小孩在念幼儿园、义务教育、职业教育、高中等阶段教育补贴各不相同,需要严格核对清楚。

 

三亚日报记者:在创新帮扶方式上,北岭村有哪些举措?

 

北岭村第一批设立63个公益性岗位,一来让贫困户实现在家门口就业,解决家庭困难,减少就业成本,二来鼓励贫困户通过劳动脱贫。进村第一天,我就投入到抗旱工作,中午也不休息,与村民在槟榔地里一起吃盒饭,边吃边拉家常,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同时积极参与村里创文巩卫工作,与村民打成一片。

 

 

三亚日报记者:长期驻村工作,如何处理好工作与家庭的关系?


我母亲快八十岁了,一直在湖南老家生活,多年来一直靠我姐姐照顾。本来计划今年把母亲接到三亚,好好陪陪她,尽些孝心的,因为参与扶贫工作长期驻村,没法接他们来了,感觉亏欠母亲和姐姐太多。但是她们表示能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